每查办一起最牛违建、违法建设

2020-01-28 15:24

深圳这座楼顶违建已存在好几年,执法部门一直“进不去”,也有居民说该业主“市里有背景”,媒体都不敢报道。不管什么原因,估计都可能存在上面的情况。就此来说,每查办一起“最牛违建”、违法建设,都应追根溯源,追查执法不作为的原因或背后的保护伞问题。(马涤明)

近来国内违建乱象频现,实际上是集中曝光而引发了各地的集中整治。有人说这又是一场运动,我也深表担心。各地违建,特别是楼顶违建因媒体集中曝光而引发一场“整治违建运动”,也曝光了另一个问题:一些地方面对违建现象的执法不作为。而不作为的背后,有没有利益纠葛甚至权力寻租问题,一点都不难想象。广州市白云区某执法队长,任职两年入账2000多万,多是查办违建受贿所得,谁给他钱,违建他就“看不见”或“执法有难度”。

近来国内楼顶违建乱象频现,有深圳网友近日爆料称,“深圳也有最牛屋顶违建”——在南山区华侨城沙河街道的美加广场e栋屋顶有一座庙宇状建筑。而当地街道执法队称已进行多次调查,因执法遭拒,不确定户主身份,也不确定是否违建(8月21日新华网)。

楼顶违建也好,平地违建也好,之所以能建得起来,原因都惊人地相似:刚开建的时候没人管,建好了又说管不了。管不了的原因,口径也都一致:要么说业主不配合,要么说找不到人。

行政执法,强制执行权确实应有限制,但限制的是行政部门的权力,而不是国家的权力。如果行政执法可以因被执法者不配合就束手无策,对违法问题岂不是都不用管了?法律制度显然没有留下这么大的低级窟窿。行政处罚法规定,行政执法决定逾期不被执行的,行政机关可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所谓业主不配合、进不去门、找不到人之类的情况,也有相关法律规定,比如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以公告形式送达文书等。实际上这都是基本的社会常识。难以理解的是,一些行政执法部门经常把“没有强制执行权”挂在嘴边,为不作为开脱。更难以理解的是,这种荒谬的开脱每一次都能蒙混过关——上级机关不是认同,就是照本复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