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时吴荔明还有同伙三人

2020-01-27 17:20

2011年3月专案组分赴包头、郑州、呼和浩特等地,在当地药监部门的配合下调查发现吴荔明并非包头京华公司的业务员,其提供的药品、开具的出库单据等均非该公司。调查结果证实了执法人员的推断,吴荔明打着包头公司的旗号事实上是个人在非法经营药品。

甲公司的送货单盖有乙公司的公章?这一细节引起了执法人员的高度怀疑。检查人员发现,与“骁悉”同时销售到天目山医院的药品还有普乐可复、新山地明等进口药品,均为病人肾移植后抗排斥用药。这些药品如果是假药后果将非常严重,执法人员立即安排检验鉴定,鉴定结果为真药。

经初步调查,与天目山医院联系业务的销售人员为吴荔明。他向医院提供包头京华公司和安徽华源公司的有关资质材料后,在短短几个月内向该院销售药品金额高达数百万元。稽查支队分析认为,吴荔明提供的药品无合法来源,极有可能借助有关外地公司以挂靠过票名义进行销售,其实质就是无证经营药品。

2010年11月,杭州市食品药品监察稽查支队执法人员到杭州市天目山医院进行日常检查,发现该医院使用的吗替麦考酚酯(骁悉)来源可疑:一张送货单显示该药的销售单位是包头京华公司,但盖的公章却是安徽华源公司。

为什么患者能够利用医保大量配药,而这些药又为何能轻易地流入民营医院呢?

周杰同时表示,自本月起杭州药监部门还将开展为期4个月的药品生产、流通领域集中整治行动,民营医院购药、开药是否规范将成为重要检查内容。

其中的利益链有多惊人?据另一位供药患者杭州吴女士表示,她用医保在医院购买原价617元一盒的“骁悉”仅需自付3%即18.51元,而她卖给吴荔明的价格为200多元,吴荔明再以500元-600元不等的价格卖给民营医院,从18.51元到500多元,“利润”竟有二三十倍。

杭州天目山医院的购药渠道究竟有没有问题?是否存在有他人借用上述公司名义销售药品的嫌疑?执法人员调取了其中批号为sh0451的“骁悉”购进记录,据此向上海罗氏公司协查。调查结果显示,罗氏公司的各级经销商均与上述包头京华、安徽华源两家公司没有相关业务来往;同时该批号的“骁悉”全部销售给其浙江的一级代理商,而后者的销售记录显示这些药品全部销售至浙江省内的有关医院和批发公司,无一外流,而批发公司并未将该药销售到天目山医院。

617元一盒的抗排异救命药“骁悉”,肾移植“患者”用医保花18.51元从医院购入,再以200多元的价格卖给“药贩子”,“药贩子”再翻倍转卖至民营医院。杭州市药监局、西湖区公安分局的执法人员经过长达一年的联合调查,于近日破获了吴荔明一伙千万元药品非法买卖大案。

“这些药品是否通过病人从医院配出后再次销售,这里面是否存在一个更大的利益链呢?”该稽查支队与公安部门联合成立专案组,展开深入调查。

一张送货单牵出神秘销售人员

近年来,患者利用医保低价买药再高价卖药的事件时有发生。2011年身体健康的宁波刘女士谎称自己患有糖尿病、肾病,半年内疯狂配药15万元,全都转卖给了“药贩子”。记者发现,非法买卖医保药品已形成产业链,在杭州各大医院,回收药品的小广告到处都有张贴。

根据药品管理法等法律法规对流通环节的管理规定,医药公司是不可能从医院或消费者手里再购进药品的。怎么会有同批号的“骁悉”药品再出现在安徽包头两家医药公司,并销售到天目山医院呢?执法人员开始把目光聚焦到售药的业务员身上,神秘的销售人员浮出了水面。

2011年4月吴荔明被抓获归案,随后执法人员赴安徽、山东等地调查药品来源,发现主要向吴荔明提供药品的人为山东的肾移植病人张某,在其家中现场查获了大量吴荔明所经营的“骁悉”等药品。据张某交代,其提供的大部分药品均为肾移植的病友从医院配取后转卖给他,他加价后再销售给吴荔明。

非法买卖药品背后暗藏惊人利益链

患者医保配药和民营医院药品管理亟须规范

浙江国圣律师事务所律师程学林表示,患者的这种行为已经构成了诈骗罪。“有些患者并不知道这么做的后果这么严重,有关部门应该加大宣传。”程学林说。

据查明,吴荔明等人非法出售药品的涉案金额达1000多万元,令人疑惑的是为什么患者能够利用医保大量配药,而这些药又为何能轻易地流入民营医院呢?

被倒卖的药品又为何能轻易地流入民营医院呢?据了解,浙江省公立医院的药品采购,都是通过省卫生厅药品集中招标采购中心进行,医院在该中心审定的目录中选择供应商。但民营医院可以自行选择供应商,只要对方有相应的资质。

“医保在医院间不联网是患者能够超额配药的原因。”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医保办主任赵玉华说,虽然医保对开药的数量有规定,但是由于各个医院间信息不畅通,医生查不到患者在别的医院的治疗和用药情况,一些患者就利用这个漏洞辗转各个医院配取超额的药品。

赵玉华呼吁,能够尽快实现医保信息共享,同时医生尽责把关,认真核对医保卡、病历本,防止患者以此牟利。

执法人员在对杭州的医院展开全面调查后发现,吴荔明等人销售药品的对象除杭州天目山医院之外,还有钱江医院等三家民营医疗机构。同时吴荔明还有同伙三人,从事药品送货、到有关医药公司开票等违法活动,到2012年1月三人全部归案。目前该案已移交至杭州市西湖区检察院,近期将提起公诉。

“这个案件就暴露出民营医院在购进药品时对供应商及销售人员资质审核不严,如果其中掺杂假药,后果不堪设想。”杭州市食品药品监察稽查支队副队长周杰说,药监部门将结合公安机关的调查和法院的认定,依法对上述民营医院作出处理。

 
;